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贵州姑娘九江传销惊魂记

发布时间:2020-03-02 11:27:16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每天被软禁在几平方米的房间里

屡次逃跑不成,最后孤注一掷从五楼自己摔下

空调机救了她一命

贵州姑娘九江传销惊魂记

从五楼摔下,刘娟摔断了左腿。(记者 张驰 摄)

传销真的有这么大魔力吗?我一再表示不愿做传销,她就是不肯放过我,还帮着他们害我,扣我手机,我都不敢想这是为什么?她真的被洗脑了吗?看着远从贵州赶来的哥哥,23岁的刘娟止不住流泪。从传销组织中逃脱的她如释重负地将哥哥抱住,她此刻似乎忘记了摔断腿的痛楚,只想找个人倾诉,自己是如何度过这半个多月生不如死的日子。

在朋友的邀请下,她只身来到九江

在九江学院附属医院住院部六楼,刘娟独自一人躺在走廊里的病床上,看到陌生人来往,她很警惕,害怕再次遭遇那段噩梦般的经历。

腿摔断了可以治,要是被一直囚禁在那里,我肯定会疯的。说起之前半个多月的经历,刘娟有点悔不当初。她原本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因为一时冲动,背井离乡,而这一切与她的朋友阿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自毕业后,刘娟就一直在贵州市一家酒店从事管理工作,也算一帆风顺。8月25日,正在上班的她无缘无故遭到上司责骂,让刘娟感到十分委屈。接下来几天,刘娟都无精打采,并不时向阿芳诉说自己的苦水。

你要不来九江散散心?我在这边工作挺好的,实在不行你可以在这边找一份工作。8月27日,阿芳给刘娟发来一条信息,之后,她又多次收到阿芳的邀请信息。

刘娟思前想后了几天,阿芳的诚意着实让她盛情难却,最终,她决定辞掉工作,前往九江。

反正工作也没了,就当去旅游呗!8月31日,刘娟购买了9月1日前往九江的火车票。

9月1日23时,刘娟满怀欣喜地踏上了前往九江的火车,并于次日抵达。在火车站出口处,她一眼就看到人群里的阿芳。

她旁边还有几个男的,说是她的同事。刘娟当时没有丝毫犹豫,便跟着他们来到一座小山坡上的老式房子里。

进去之后刘娟吓了一跳,里面竟有十几个人。她顿时感到不安,但阿芳的话让她放松了下来:为了迎接你,我把公司里的人叫来了,下午带你好好玩玩。

当天下午阿芳带着刘娟来到九江学院和南山公园闲逛,随后又去了一家KTV唱歌。阿芳的热情以及这帮同事的关心,让刘娟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于是,她毫无顾忌地跟着这群人疯狂了一下午,甚至还憧憬着在九江的美好未来。

刘娟最后一道防线彻底被攻破,她的美好未来也离她越来越远。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是她23年来最痛苦、最漫长的日子。

被软禁在几平方米的房间,每天遭人洗脑

9月2日晚,刘娟跟着阿芳再次来到小山坡的居民楼里,你就在这边,跟他们一起住吧。阿芳告诉刘娟。

这么多人都住这里?刘娟细数了一下,房间里有十多名年轻男女。阿芳一言不发,拿走了刘娟的手机。

当晚,刘娟被安排在一间小房间,旁边还有几名女孩。我晚上起来上厕所,她们竟然跟着我。刘娟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骗进了传销团伙,于是她四处寻找逃跑的地方,可唯一的大门也有传销人员把守。逃跑的想法落空,她只好哭着去求阿芳。

等等吧,现在太晚了,我们过几天帮你去买票。因为信任阿芳,刘娟并未起疑心。然而之后的几天,阿芳对买票的事只字不提,等刘娟感到不对劲时,已经太迟了,我被这些人禁止外出,他们说给我找到了一个难得的赚钱机会,如果做的话就放我出去。

每天被困在几平方米的房间里,相对于身体上的软禁,让刘娟更难以忍受的是精神上的折磨。整天待在屋内,看不到电视,手机也被他们拿走了,完全与世隔绝。被软禁的十多天,刘娟虽然并未遭到毒打,但是跟十几个人在一起,让她觉得十分压抑。

除此之外,刘娟每天早上还要听课,一名中年男子在黑板上比划着生财之道,称只要交2800元就能拿到天津天狮生物有限公司的代理权,进而赚大钱。刘娟说,他们分为ABCDE五个级别,只要升到C级别,就有开宝马车、免费吃住四星级宾馆的待遇。

如果你能让更多的人参加,一年赚几百万不成问题。中年男子告诉刘娟。

这些诱人的条件,刘娟曾经也向往过,但是她明白这名男子在骗她,我只想平平淡淡地生活,我想回家,我不想和你们一起待在这里刘娟哭喊道,但是这十几名传销者似乎沉醉于百万富翁的梦里,对她的哭泣置之不理。

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吗,没有钱赚我们会在外地待这么久?实话跟你说,外部人员以为我们这是传销,但其实我们是直销,根本不一样。为了给刘娟洗脑,几乎每个人都会这样说。

我实在受不了了,只要有机会我就会逃跑。她决定就算死也要逃出去。

屡次逃跑被抓不得已从5楼窗户爬出

9月17号中午,刘娟发疯般地冲向大门,试图逃跑。然而,几名男子强行将她拉回房间。你给我老实地待着,再跑你就别回去了。一名男子厉声说道。

从大门逃跑失败,刘娟没有放弃。趁着一名监视她的女子换衣服的空隙,她爬出了五楼的窗户,顺着下水管往下爬,刚到4楼,便摔了下去。

管子上没有任何可以扶的东西,但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一定要逃出去。摔在地上的刘娟一边哭一边叫喊着向前爬行。

这时,一楼的一位居民正好看到此景,请你救救我,不要让他们把我带走。刘娟哭喊道,但这位居民没有帮助她,失望至极的刘娟只好继续爬行。此时,十几名传销人员已从不同方向赶来,将刘娟围住。

你要是死了,我的罪可就大了。由于担心被传销头目责骂,负责看守刘娟的女孩埋怨道。

我的腿断了,求你们把我送去医院好吗?刘娟说。

医院离这里好远,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你先跟我们回去吧。为了阻止刘娟离开,传销人员编造了各种理由,并将她架起来准备抬回去。纠缠了十多分钟,刘娟的意识渐渐模糊。就在快失去知觉时,她听到远处传来的警笛声。

听到警笛声,我突然清醒过来,他们知道警察来了就跑了。随后,民警将刘娟送往医院进行治疗。

二楼的空调机救了她一命

刘娟居住的神秘住所到底在什么位置?这批传销人员为何不顾刘娟的安危,要强行将她带回住处?

在九威大道边的天主教堂附近,经过一条十分曲折的小路,记者找到了刘娟居住的这栋老居民楼,旁边是一条高速公路,只有三条小路通往外面。我们这边地势相对较高,周围树也比较多,就好像跟外面隔离了一样。一位居民说。

在居民的引导下,我们来到楼后居民用来种菜和倾倒垃圾的地方。居民指着一小片菜地,告诉我们这便是刘娟的坠落点。

这片菜地的上方有一条排水管,在二楼的位置,一台空调外机已经变形。正是因为这台空调外机拦了刘娟一下,她才保住了一命。

对于9月17号中午发生的一幕,居住在一楼的一位居民记忆犹新,当时我正在吃饭,突然听见轰的一声,我还以为是墙倒了。出来看了才知道,是刘娟撞到空调外机发出的声响。

对于刘娟坠楼,不少居民都表现出了对传销组织的愤怒,肯定是没办法了,不然谁会选择跳楼逃跑啊!

其实,这个传销组织并不是一时的,在居民杨先生的记忆里,居民楼内的传销组织存在了多年。他常常看到一群神秘人出入于这栋老居民楼,有时凌晨四点还有人在外面游荡,早上还能听到楼上的讲课声。杨先生说,居民们也怀疑这是个传销窝点,但是每次报警后,里面的人都迅速逃走。

这里出去的几条路都有他们的人放风。杨先生说,正是传销者的层层把风,层层监视,才让误入传销窝点的受骗者以跳楼这种极端的方式逃脱。

传销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吗?在我一再表示不愿做传销,她(阿芳)就是不肯放我走,还帮着他们害我,扣我手机,我连想都不敢想为什么?她真的被洗脑了吗?离开九江时,刘娟还是不愿相信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实。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汪良红 丁熠星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医院

济南哮喘病医院

成都西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