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上就办办公室的高效悖论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3:59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据报道,2011年2月22日,在济宁曲阜市,刚刚挂牌成立了“马上就办办公室”,在这间工作室里,遇事“立说立行、马上就办”,淋漓尽致地展现出地方政府能达到的高效程度。

地方政府专门成立一个有高效执行力来解决问题的办公室,这件事本身就显得尴尬。

政府的高效依赖于政府组织每个部门的高效运转,如果一个市级政府的庞大组织里的机构群里,只有这一间能够“马上就办”的办公室,政府高效从何谈起?换言之,如果政府官员做到了权责分明,公民遇到难题即有去处,整架政府机器没有迟滞地匀速运转,每一个部门都能够“马上就办”,而非相互推诿,又何须这一间“马上就办办公室”?

在齐鲁网社区的图片讨论下,几乎所有的声音都表达出嘉奖和赞许,因为地方政府因此而“高效”了,为公民解决问题能够“马上就办”。民众表现出赞许,赞许的并非地方政府高效地落实了公众事务,而是地方政府表达出的会去 “高效尽责地去解决问题”的意愿,只“为民办事”的一个意愿,就能够让民众们憧憬不已——这又意味着什么?

中国人喜欢标语和象征,地方政府努力提高组织机能,提高执行力,想要做好一个高效政府的样子本身当然是好的,但是开一间名叫“马上就办”的办公室就变成了高效政府,这就和云南富民农林局用绿色油漆把一整座荒山涂成绿色来搞绿化一样,是现代版“皇帝的新衣”,是在没有深刻改革创新的政府机制上贴上一张“马上就办”的标语。

这个马上就办的悖论,其实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我相信一定有一天,每一个地方政府里的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办公室,每一个职能机构,都能够变成“马上就办办公室”的时候,高效能政府建设,才是真正地落到了实处,民众才真的该为之赞许。(文:康夏)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我以为,作者话语有些许偏激。“马上就办办公室”的主体有两个,一是民众,二是政府机构。民众有时不清楚办事流程(此种现象相当普遍),要跑各个机构问了几遍、十几遍,甚至是几十遍,才能将一件事情的整个流程弄清楚、弄明白,效率相当的低。有了这么一个办公室,就为民众办事提供了问询解疑之便,而且还可以起到监督催工的作用。政府固然要为民众追求高效办事,但不能太理想化,政府机构人员也是一般人。“马上就办办公室”为政府机构配置优化提供了一个可行事例,我们要为他们鼓掌,希望继续保持,能把实效真正落实。——王茂

高效的办事效率不是说就等于“马上就办办公室”,或许此乃一个试点工作,从此办公室成立可以明确了解到政府起码是不逃避自身办事效率慢这个客观存在,那么如何使得所有的行政部门都能有“马上就办”这样的效率。我认为还是需要法制来约束,譬如受理相关的业务之后,该部门需要在特定时间内完成该业务的办理,逾期则要报告原因,酌情判断是否为主观原因导致,如果是那么就要接受相应的处罚。其次,可以成立民间监督组织,对相应行政部门办事效率进行监督。再次,开通举报电话,举报“吃,拿,卡,要”等情形。——刘嘉凯

对待“马上就办办公室”,我觉得应是理性看待,作为一个新的机构,一种新的工作尝试,我们不应是过多的夸赞,也不是无谓的评判,而应是出主意、想办法,帮助其完善工作机制,规范工作程序,切实担负起应有的工作责任。我个人认为,为防止“马上就办办公室”不流于形式,还需注意以下三点:一是要加强领导,明确责任;二是要健全体制,常抓不懈;三要强化监督,务求实效。——韩明明

个人认为此文表达得过于偏激,很明显其办办公室的意图是为了提高行政效能,增强执行力和公信力,它的美好初衷即使不赞同也不可将其看做“机构臃肿,职能重叠”等严重性的行政机构失误,也许是历史的原因,也许真的是某些职能部门办事不利,使得现在的政府每做出尝试或创新都会遭受舆论或是民众的质疑与反对。人民需要的是什么?是政府可以听到他们的心声,帮助他们解决自身的问题,至于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或是平台,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是否得以解决。社会不应该对此举多有挑剔,任何一个政府它都是在向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遗余力地去做,或许成效不显著,但是其努力是值得嘉许的。——于瑶瑶

我不知道“马上就办公”的办公室,是不是就相当于开通一个快速通道,来方便百姓。但是,很多事儿,并不是一个办公室就能一口气办完的。这样的的办公室存在究竟能发挥多大的公用,我不敢说。反过来讲,如果这个办公室真的能运转起来,可是人们如果都拥挤而入在这里要求办事儿话,那这个高效还有什么用?还真的不如,每个部门都高效,才更方便。——杨文

挂上“马上就办办公室”办事效率就高,那么不挂这个牌子的办公室就不是马上就办了么?别说中国人没有信仰,中国人信“名教”,看那些农村大妈遇上烦心的人写上对方的名字,拿着拖鞋“打小人”就知道,难道这样打别人的名字就能够让别人不得安宁么?现在曲阜市的这个办公室挂个“马上就办”的牌子,给的是群众的信心,也给执行人员一个鞭策,如果这个办法如此有效,那是不是应该推广到全国,每个办公室都挂上“马上就办”的牌子,或许也给我们的中国政府挂一个牌子“世界最廉洁政府”,那我们的政府就是最廉洁了,有这么一天,我真感到高兴。——高欣婷

观点的立足点不同,观点也就自然而然不一致了。只是人们希望所有部门都变成“马上就办”高效机构的愿望是完全无异的。在质疑“马上就办办公室”挂牌形式主义的同时,思考下为什么政府的这种意愿就会让国人无比感动呢?——李斐

这则消息让我想到了韩寒现象,许知远曾经说过,“谈论韩寒,变成了一次全方位的心理按摩。你沐浴了青春、酷、成功、机智、还觉得自己参与了一场反抗,同时又是如此安全,你不需要付出任何智力上、道德上的代价,也没有任何精神上的仿徨,他是这个社会最美妙的消费品。”同样,“马上就办”应该是政府的所有部门应该付出的努力,也是所有机构本应该的工作状态。但如今一个“马上就办”办公室却迎来一阵好评和赞扬连连,麻木的人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早就形成了一个不正常的世界观。——胡倩

我担心的事情是,眼下的问题那么多,你开了这个办公室,能解决几个人的问题。一旦像承诺的一样,完全放开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办法应付。到时候,每天到访的人有一万,需要解决的事情有两万件,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估计连其中一二都很难“马上就办好”。所以,意义不大这个事情,像是一场秀。——马超

如果“马上就办办公室”能够做到“立说立行、马上就办”,那么其他办公室同样能够做到这样,为什么不把解决问题的角度放在改革工作方式、提高工作效率上,而要去“另辟蹊径”?单独设立一个“马上就办办公室”是否有作秀之嫌?如果仅仅是哗众取宠,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他们:你们确实是“哗众”了,但是得到的却是大家的无情嘲笑。——李特

“马上就办办公室”估计又是一个综合办事大厅性质的机构。前几年各地都流行过一段时间,不过换了个更通俗有力的名字。去过北京的一些综合办事大厅,基本模式是按照职能划分不同的窗口,拿号排队,操作规程化水平比较高,效率也还可以,很多社区、街道都有这么一个机构。个人觉得这个模式还是比较靠谱的,把面向公众的前台工作抽离出来,后台交给不同的部门完成,一则方便了群众,二则能提高效率,何乐不为。关键是要制度化下来,不能开几天就关张了事。——西铭

我代表非马上就办办公室的全体同仁警告爱出风头的“马上就办办公室”,不要以为你高效就牛,不要以为自己还真是为民服务的楷模,等你疯够了,秀完了,耍累了,还得把牌子一摘。——笔笔的笔

A:马上就办,真的能马上就办吗?请让所有部门对老百姓要办理的事务都能马上就办,马上就去办吧!B:马上就办办公室?说说你们都能办神马事吧!C:你们这几天都办了多少事了啊?——小迷

“马上就办办公室”,带着强烈的调侃意味。办公室前面为什么要加一个这样的“马上就办”的定语呢?好像潜在的表明以前的办公室办事效率低下,拖拖拉拉。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其他办公室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在竞争中首先已经败下阵来,其他办公室没有“马上就办”的头衔,就混不下去了,然后大家都带这么一顶帽子,摇身一变。所以高效率高质量是对办公室办公水平的基本要求,是必须达到的,不要在自己打自己耳光了!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吧,不要偷换概念耍小聪明。——张欢

虽然挺搞笑的,但还是比较切合实际的。在我们目前的状况下,我们并不缺少理想和期望,缺少的正是这样实事求是的态度。面对这样一个延续很多年的问题,我们知道,要想改变它,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唯有像文中所说的这样,一点点,一件件,慢慢地改变。其实,我们不停地批判,抱怨,是因为我们太心急了。其实,我们只要明白,在我们有生之年,这些所有的事,没有一件是可以完全办成的。那么,就不用着急了。一件件来,慢慢来,办瓷实了,办好了。才是真正为了长远发展而考虑。——龙在天

就目前来说,设置这样一个部门还是挺从实际出发的,效率怎样先不必说,至少群众去政府办事求助的时候不会碰见“这个不是我负责”等等搪塞推脱的情况。而且,“马上就办办公室”从取名字来说也很贴近群众,运作得好的话,也是能发挥作用的。另一个方面,这让人想起每次在饭馆儿催饭的情节,老板每每会说“就在盛了”,这个盛的动作往往会持续匪夷所思地长的时间,“马上就办办公室”从成立起始就存在这种疑虑,在以后的运作中,由于分工不明等一些原因也会造成这种弊端。——杨弼麟

“马上就办办公室”的办事效率,的确是我们百姓可盼而不可求。但是什么时候能真正的实现速办,改掉上行下效,唯上不唯下和踢皮球的行为作风呢?“马上就办”让百姓看到了希望,能让百姓亲身体验才是他们最大的福气。希望所有的政府部门都是“马上就办”办公室,这才是现代政府的核心价值和执政合法性所在。——刘鹏飞

家政服务

长治制作工服

黄山订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