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循着那脉蓝色回望历史

发布时间:2020-07-17 17:35:45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蓝色是海洋的主调,海洋文明某种程度上也就是蓝色文明。但如果只有蓝色的海水,即使是波涛汹涌,甚至惊涛骇浪,那也仅仅是自然现象,无法成为风景。只有人,才让海洋不仅仅是某种模式的涌动,而成为个性凸显的风景。漳州海商,以海洋作为自己生活舞台的一个群体,上演了自己的人生大戏,从陈子铭最近出版的《大海商》,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群体跌宕起伏的人生和命运,让我们循着这脉蓝色回望那段历史。

阅读《大海商》,有一种感觉:《大海商》其实就是一部体现福建精神的作品。福建精神有十六个字“爱国爱乡,海纳百川,乐善好施,敢拼会赢”,无论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区域,其实都需要一种精神,这是信念的力量。在《大海商》这部书里,我们无疑可以找到福建精神的对应坐标。

“海纳百川”是一种胸怀,其实也是一种支撑。在陈子铭的笔下,无论是作为一个群体,或者是作为一个个体,都无不彰显这种气质。这样的气质突破漳州原有的农业文明,凸显航海的胸襟。大海是变幻莫测的,但就是这样有别于“水至清则无鱼”式透明的不可知,更需要一种胸怀,一种气魄。在陈子铭的笔下,这些海商把自己的命运和海洋紧密相连,把自己的生命和未来全部交付给博大的海洋。他们包容一切:海浪、风险、友情、冲突、信誉、利益,没有简单清晰的脉络,更多的是一种交融,甚至可以说是纠缠,海商群体无法简单地拒绝或者接受,他们无法清晰地割舍,唯有接受,在错综复杂之中用自己的胸怀和智慧去理顺和消融。包容成为这些漳州商人行走世界的通行证,也是他们存在的根本。“在那个并不遥远的年代,潘启和洋商们开启了一种融会西方人文精神的商业文化,开放包容、重视实际、平等互惠是他们遵循的行为准则”、“作为心态开放而有远见的商人,他(潘启)第一个使用汇票与英国人进行贸易结账,在1772年的一次交易中,他接受了一张来自英国东印度公司伦敦董事部的汇票。”这仅仅是漳州商人的一个细节,但有些时候,某个人的细节可以反映一个群体的气质。

在陈子铭笔下的《大海商》,大气是我感受到最为强烈的一种特征。这种特征从他视野的开阔和书写的层面体现了“海纳百川”,从明清的海洋政策、帆船时代的远航到台湾的开拓、南洋贸易的兴起,尽管只是写漳州人,写漳州商人,但陈子铭的目光不仅仅停留在这几个人的身上。他把漳州商人放置在历史的层面上,让他们走进历史,或者说让他们从历史深处走出来,在历史的生活中展示自己的面容或者背影。陈子铭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不是把历史简单地当背景,没有出现历史和人物的明显剥离,那么,这大气也就在字里行间到处呈现。从漳州商人的个体活动,到当时历史风云的无尽变幻,一个高度的出现不是贴个标签就可以实现。清朝的海禁政策、海洋贸易的兴起和雾峰林家、板桥林家、天一信局郭有品、林文庆、陈祯禄、行商首领潘启等等,从面到点,从群体到个体,他们的艰辛、成功、血泪,陈子铭的笔端始终相随。“17世纪50年代,大清最终在中国确立自己的统治,从多雪的东北到遥远的彩云之南,都归入其下。帝国随后进入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康乾盛世’,在平定‘三藩之乱’和将台湾重新收入版图后,朝廷部分解除了明朝以来的海禁政策,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设粤、闽、江、浙四大海关,开通海商。”“月港开放这一年,是1567年。4年后,西班牙航海势力从太平洋进入亚洲。29年后,荷兰人也进入这片水域。”很平实的语句,但气势很大,没有拘泥于某个小小的区域,而是把笔触延伸到历史深处,信息量也是非常的丰富。

“在无序而充满机遇的海洋世界竞争中,迫于生存压力、追求荣誉的商人群体往往以挑战证实自己的实力。他们的强悍就像自然界的神奇力量,可以抗击任何风险;他们的坚韧使他们像那些工艺精良的船,可以在数个世纪时间里不知疲倦地穿梭奔忙;而他们的精明,为旺盛的欲望驱使,一艘艘漳州商船所到处,呈现的不是风暴过后的荒芜,而是机遇,这一点使他们和来自西方的贸易伙伴或者对手有所不同。”漳州商人的这种群体特质,其实就是敢拼会赢的精神体现。他们许多是空手起家,从逆境之中崛起。开台王颜思齐是被追杀之后的流落,成为开垦台湾第一人;雾峰林家是因为林爽文起义受到牵连,避灾之后把握机会,拼搏成为台湾的名门望族;43岁才开始创业的吴沙,17岁当水客、27岁创办天一信局的郭有品,马来西亚橡胶业奠基人林文庆,十三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潘启官家族以及更为众多的漳州商人,细细解读他们的发家史和创业历程,都是一部充满艰辛,甚至血泪但又是持续拼搏的过程。天上掉馅饼的偶然不属于他们,他们没有机会坐享其成,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敢拼,他们注定不会有自己的成功和事业,历史的文献也不会留下他们的身影,陈子铭的《大海商》也就没有他们的名字。但是他们拼搏了,所以他们赢了,在陈子铭的《大海商》中,我们看到他们拼搏的身影,这样的姿势造就了漳州商人群体,也造就了他们自己。

乐善好施是漳州商人的另一个标签。漳州商人发迹之后,不是守着金钱过日子,而是把他们的慈善情怀和爱心通过不同的方式展现。板桥林家设义庄,雾峰林家设公田还仅仅是惠及族人的举措,他们更多的是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的前程捆绑在一起。如果说林平侯开始的时候捐赠银两是为了自己当官,为了给自己的家族增添行走世界的筹码,那到了“中法战争爆发,孤拔舰队进迫台湾,林维源集合五百族人参战,又捐银20万两;光绪十一年(1886年)中法战争结束,林维源再捐50万两善后。林维源从三品衔的候补道、侍郎衔的太仆寺卿、内阁中书到内阁侍读,每次升迁,除了尽责尽守,还有投入钱财。‘乐善好施’是朝廷给予的褒奖。”不仅仅这些,林维源捐银100万两资助抗日军民;林尔嘉一次性捐出200万两银子,作为重建大清海军的经费;所有这些,是乐善好施的注脚,也是漳州商人大气以及爱国爱乡的体现。

阅读《大海商》,我们触摸了福建精神的本质,让福建精神有了实实在在的解读。在这本书里,还有陈子铭不拘泥于某个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简单解说,而是充满了行文的睿智和对历史评判的淡定。“饷馆码头的日光过了400年,还是那样耀眼。尽管事件过处留下一幅模棱两可的面孔和平庸淡漠的表情,但是,旧日的喧嚣总是适时地随着潮汐的起伏翻涌不止”“命运和自己贴心得像一把牢牢握在手中的锄头,无人能够夺去浸满汗水的美好”“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在人类拥有机械化穿凿能力之前,海路将是漳州最现实的对外通道。”这些透着睿智、透着哲理化、或者充满诗情画意的文字,从不同方向展示了陈子铭作为散文作家的文才,他不仅仅是对历史现实的述说,还加上文学的笔调,让我们在阅读的时候不会有枯燥和硬邦邦的感觉,而是有诗情画意的侃侃而谈。在文学语言给该书增添了诗情画意的同时,陈子铭没有滥用语言,而是用电视解说词的节奏和语感,让这本书有了清晰的画面感,或许这跟陈子铭多年在广电局工作有关,让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可以很迅速地在脑海中成像。

阅读《大海商》,循着那脉蓝色,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一个区域向外开放拓展的进程,也看到福建精神的体现。

网易云版权

网络回国VPN

留学生回国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