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楼宇经济绿色低碳深圳建筑能耗占总四成齐齐哈尔

发布时间:2020-10-18 21:15:22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作为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深圳中心区域的街道上遍布幕墙闪耀的写字楼,无数衣着光鲜的白领游走其中。在多数人看来,由二者组成的“楼宇经济”,比制造业价值更高、更高效且更加绿色环保。

事实上,作为“楼宇经济”的载体,深圳建筑能耗已占到社会总能耗的40%以上,比例远高于26%的全国平均水平。庞大的建筑基数,与能源使用效率的相对低下,是制造深圳可观建筑能耗的主要原因。

深圳建筑科学院副院长刘俊跃在接受乐居记者专访时说,在对300多栋写字楼进行调研后,他们发现,深圳建筑能源使用效率非常低。粗犷式的建设、以及对设备“小马拉大车”式的过度使用,在深圳建筑中普遍存在,几乎所有建筑的能源使用效率都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此外,在更加宏观的城市更新与规划领域,绿色、低碳也应是需要给予充分重视的要素。以正在进行绿色更新、规划的设计的深圳梅林片区为例,其居住、商业、公共等多功能混合的城市产业与功能属性,即有效避免了城市居民“钟摆式”的来回大迁徙,缓解了区域间的交通压力。在刘俊跃看来,这是最有活力的,也是最低碳的、最绿色的城市功能模式。

刘俊跃所在的深圳建筑科学院,是中国绿色建筑的倡导者与推广者之一,同时也是中国建筑节能、绿色建筑、生态低碳城市领域技术的先行者。深圳建筑科学院已为3000万平米建筑与3000平方公里城市规划项目提供节能设计咨询,为社会每天节电3亿多度。

作为建筑科学院,与一般的建筑设计院相比,深圳建科院还需承担更多的“科学”使命,包括主导关于建设领域资源环境等前沿领域的研究等,并作为各级政府智囊,参与制定与执行相关政策。此外,深圳建筑科学院还致力于普及建筑领域的低碳理念与技术。

采访实录:

绿色建筑基本定义:资源节约、环境友好

记者:建科院与一般的建筑设计院有何区别?主要研究领域是什么?

刘俊跃:跟一般设计院相比,建筑科技研究院在“设计”的前面加上“研究”,研究的内涵和内容都会不一样,相对来说会注重前沿一点的技术或者一些新的理念。像我们研究院,现在最主要的是建设领域资源环境的问题,大家都清楚建筑在整个社会资源的消耗中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在发达国家占了50%以上,深圳现在占的比重也是40%以上。现在国家如果讲资源节约,建筑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包括资源的消耗,包括环境的改善,或者环境的优化,这些都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减少资源消耗就是减少耗能、耗水、耗材,这个也是国家现在正在大力推广的,也在一些前沿的城市强制要求做的,牵涉到国家的战略。

记者:什么样的建筑才算是绿色建筑?在绿色建筑研究与推广领域,建科院做了哪些工作?

刘俊跃:绿色建筑他首先是资源节约的,就是节能、节水、节材的,特别重要的一点是环境友好。环境友好首先是对内部环境室内的空间质量是健康的、是舒适的,然后对外部影响少,是这样的两个方面。

现在很多的建筑很多是不健康的,特别是那些豪华装修的建筑,大家有时候可能能够感受得到,你进了房间以后有味道,然后你待的时间长了一点会头晕、没有精神,这就是装修质量有问题,特别是有害物的超标。因为现在所有的装饰材料基本上都是人工合成的,人工合成的都会有一些有害物质的挥发。

这些污染很难避免。原来都是事后检测,检测如果超标了,可以通风几个月,把味道进行散发,油漆慢慢干掉。如果是办公楼的话,封闭式办公楼的基本上没有对外窗的,长达几年的时间都散发不掉,这个影响蛮坏的。

我们从建筑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跟国外的一些机构包括国内的清华大学做了非常多的研究,现在就是从设计开始进行预测,然后通过相关的检测,你采用了这种材料,对有害物质散发的数据进行采样,进行模拟分析,看你这个空间是不是超标。如果超标的话两个方法,第一把更严格地控制材料中有害物质的散发速度。第二是减少有关材料的采用。从材料选择的时候,就必须按照要求有害物质散发的限值进行选择,送到实验室去检测,然后进行施工。施工的时候特别要控制含有害物的胶的使用量。

设计成本工作量会增加一些,但是这应该是现在这样一个时代或者现在这样一个状态下应该去做的,不应该去省,一省的话就建了一个有毒的房间。基本上人80%的时间是在室内,也就是说你80%的时间都在有毒的空间里吸收这些毒气的话,花这点时间和精力、费用去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这是应该的,对整个这栋你买的房子来说占的成本只是千分之几。

但是室内装修这部分现在国家的标准、行业的标准,包括地方的标准现在都还比较欠缺。现在正在编制过程中,刚好这个行业标准也是我们院在主编,现在这个问题实在是太严重了。

深圳建筑能耗浪费惊人改造空间巨大

记者:深圳乃至中国城市建筑整体能耗情况如何?与发达国家或地区相比有何差距?

刘俊跃:中国老到一定程度的建筑是非常节能环保的,冬暖夏凉,特别是老祖宗留下的一些建筑特别有智慧。但是我们在八十年代快速建设的时候,不管是质量、不管是建筑性能其实都不怎么样的,所以现在城市更新的量比较大。因为那个时候又没有相关的这些标准来控制,那时候的速度也太快了,所以就存在质量安全的问题,甚至是系统的问题。

建设领域大约每年用8到9亿吨标煤。现在建筑行业一定要控制在11亿吨左右,我们现在面对这个峰顶很接近了。去年国家发改委公布了中国的能源峰值最大的是48亿吨标煤。这是将来最高的数字,再高中国不管什么各个方面都不能支撑的。

深圳建筑能耗已占到社会总能耗的40%以上。国家的平比例现在是26%,深圳超过了10%多。因为深圳是属于发达城市,他会超过平均值。

这样会有一个持续改进的问题,你说改进有多大的一个投入其实并不见得,就是从建设领域来说,我们调研了差不多300多栋写字楼,应该说能源使用效率非常低,低的有时候让你简直不可想象。有些建筑买了那些进口的设备,按道理都是80%的效率,但是真的使用下来是20%、30%,效率非常低。主要是因为整个建设都是一种粗犷式的建设。中国这么几十年来建设领域的建设非常粗犷,设计基本上都是大马拉小车,施工的时候也不精细,所以在运行的时候基本上能源浪费,五台冷水机组可能基本上用了三台或者是两台,水泵一般本来达到80%以上现在只有20%,稍微在这里作一些改造或者是优化设计,效率提高一倍的话能耗就会减少一半。我们做过深圳一个非常有名的楼,这个楼是五星级酒店,跟其他的五星级酒店相比,整个的能源消耗只有一半,非常节能。但是事实上我们去针对这个楼进行了一年的监测,发现这栋楼的用能设备还有40%、50%提升的空间。所以也就是说现在基本上所有的楼效率都非常低,都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

我们最近还做了深圳一个非常有名企业的总部办公大楼,几十万平方米,我们帮他进行了系统调试、优化,然后作了一些局部的改进,这个就省30%的耗能了,空间实在是太大了。其实现在的建设领域的节能改造,政府正在推广,在深圳这方面还做得不错,就是因为有这么大的一个空间,原来浪费的空间在那里。

梅林等城市功能混合区最低碳、最绿色

记者:如何看待建科院所在的梅林片区?

刘俊跃:梅林离中心区很近,稍微偏一点,闹中取静是蛮不错的,离山也比较近,这也是代表深圳特色的一个区域,因为深圳都是点状的规划,建筑都会给这种山、绿地包围,我们的建筑也相当于被绿色包围,这个其实是深圳的规划的优势,有别于北京、上海。北京上海是摊大饼的设计,而深圳是区域的点缀。

梅林是中心区的后花园,只是说原来在这方面可能关注少一点,既有的建筑覆盖的面比较大,需要更新可能代价比较大一点,现在应该到了一个全面提升更新的阶段了。

我们希望梅林片区在城市更新的时候,在规划的方面,如何更多地考虑城市、考虑这个区域的居民,而不一定考虑某块地他的商业价值。开发商他是以利润为第一出发点的所以没错,但是在整个城市这种品质的提升这方面其实不一定是周全的。现在这个地块刚好是福田区政府正在进行绿色更新、规划的设计,这个可能会做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更新的方式。

梅林是一个混合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既有居住,还要有公建,还有其他的商业等等各个方面,包括办公或者其他的这些细分的产业。

混合区对一个城市来说,其实是最有活力的,也是最低碳的、最绿色的,不需要钟摆式的来回大迁徙。像现在龙华片区主要是居住,办公都在市内,整个4号线是非常恐怖的,就是这种钟摆式的大迁徙,增加出行时间与人的疲惫度,成本都是非常高的,如果是一个混合区就不会,大家上班居住在比较近的片区,通过这些非机动式的交通方式就可以达到这样的目的了。

仔猪苗

涂塑管

污水管道堵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