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Snapchat一夜成名背后很黄很暴力的性息应用

发布时间:2021-01-22 05:01:51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Snapchat 陷入“涉黄”怪圈

美国科技博客网站 TechCrunch 今天发表署名乔丹·克鲁克(Jordan Crook)的文章指出,一度默默无闻的照片分享服务 Snapchat 如今炙手可热,用户每天通过这项服务分享 5000 万张照片。然而,Snapchat 自问世以来却被打上了“很黄很暴力”的标签,这也给其未来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性息应用

照片分享服务 Snapchat 由两位斯坦福大学生创办,在 2011 年 9 月上线,当时并未引起媒体的任何关注。但如今,用户每天通过 Snapchat 分享 5000 万张照片,被视为 Instagram 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之一。实际上,为了应对这种威胁,Facebook 上周五还推出了功能类似 Snapchat 的照片分享应用 Poke。

Snapchat 与 Instagram 的明显区别是:用户将照片分享到 Snapchat 后,可以设定照片的显示时间(如 10 秒),一旦倒计时截至,这张照片将消失得无影无踪。Snapchat 宣布了许多重大消息,跨越了一个个里程碑,终于在上线 9 个月后,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但令 Snapchat 创始人没料到的是,他们的服务竟然被打上了“性息应用”(sexting APP)的标签。

Snapchat 联合创始人埃文·斯佩格尔(Evan Spiegel)说:“我们担心,如果性息应用的标签令用户感到不爽的话,Snapchat 的增长将会放缓。不过事后想想,我们本不应该低估我们社区的忠诚度和创造性。我们的增长一直十分稳定。”

事实也确实如此。用户目前通过 Snapchat 每天分享 5000 万张照片,分享照片总数已经突破 10 亿张。此外,业界盛传 Snapchat 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拟募集资金 800 万至 1000 万美元。正是由于 Snapchat 的威胁,Facebook 推出了 Poke 应用。

成功探因

Snapchat 一夜之间突然风靡整个科技行业,这让许多业内人士想搞清楚这家公司成功背后的原因。在科技记者、博客圈乃至整个媒体界看来,使用 Snapchat 只有一种解释:它是发送色情图片的利器。

Snapchat 在苹果应用商店 APP Store 上的原始截图是身穿比基尼的漂亮 mm,上面写着“成人或暗示性主题”等提示。斯佩格尔说:“实话实说,我们的早期营销材料有点业余。那些照片都是我和朋友在沙滩上拍的,当初只是出于好玩儿,并不表示 Snapchat 应用就是这么用的。”

无论斯佩格尔的初衷是什么,媒体逐渐给 Snapchat 打上了“很黄很暴力”的烙印,而且 Snapchat 的“性息趋势”还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例如,Tumblr 上面甚至有一家名为 Snapchat Sluts 的网站,专门记录一名男子痴迷性息的趣事。

鉴于 Snapchat 的特点,这种争议也是可以理解的。媒体便是一代代痴迷于隐私的科技用户。在发生了安东尼·韦纳(Anthony Weiner,美国国会前议员)不雅照丑闻和一些女生的裸照在网上现身以后,他们的这种担心也是合情合理的。

记者“性息圈”

实际上,在文章中用到 Snapchat 和 sexting (性息)两个词语的记者几乎全部是 Snapchat 的用户。同时,新闻聚合网站 BuzzFeed 发现 Snapchat 会在网上公开用户的个人资料,向用户显示三种分享次数最高的照片类型以及他们的 Snapchat 积分(在 Snapchat 平台上发送和接收的照片数量)。

这些记者分为两种:一种是 Snapchat 的活跃用户;另一种是非活跃用户,他们下载了 Snapchat 应用,偶尔用几次以更好地了解它的功能,为接下来写稿搜集素材。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第一种主要是相互间聊天。

例如,曾曝光 Snapchat 公开个人资料存在风险的 BuzzFeed 记者凯蒂·诺托博罗斯(Katie Notopolous)经常与科技网站 Gawker 的马克斯·雷德(Max Read)和 Gizmodo 记者萨姆·比德尔(Sam Biddle)通过 Snapchat 联系。而比德尔偶尔也会与 Gizmodo 长期雇员、Snapchat 的非活跃用户乔尔·约翰逊(Joel Johnson)分享照片。

有些人则是写过 Snapchat 的稿子,但极少使用他们的产品,如 Gizmodo 的亚德里安·考文特(Adrian Covert)、GigaOm 的伊利扎·科恩(Eliza Kern)、CNET 的杰森·帕克(Jason Parker)以及《纽约时报》的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

我们由此可以得出两个结论。首先,那些每天早晨向读者献上新鲜科技资讯的记者们,也身处 Snapchat 的“性息圈”。其次,那些提出 Snapchat 是“性息加工厂”并不断宣扬这种论调的记者,根本不通过 Snapchat 发送“性息”。

安全功能?

斯佩格尔说:“社交媒体一般将监督视作模拟连通感受的机制。我们发现通过 Snapchat 实时分享某个瞬间,可以让用户觉得正在与朋友面对面交流,即便他们远在另一个大洲。”

事实上,从未有证据证明用户使用 Snapchat 主要是为了获取性息,因为这项服务在收到照片后不久,会立即将照片从接收者手机和 Snapchat 的服务器上删除。同时,只有极少部分用户可能通过 Snapchat 传递性息。

根据 Snapchat 的数据,在用户每天分享的 5000 万张照片中,80% 是在白天发送,且峰值出现在上学时段。也就是说,他们更有可能利用 Snapchat 在考试中作弊,而非发送性息。

很显然,斯佩格尔开发 Snapchat 的初衷绝对不是让人分享性息,要不就不会在收到裸体照片后瞬间销毁,而是让他们尽情欣赏。虽然有些人将“阅后即焚”看作是性息分享的一项安全功能,但这种看法根本站不住脚,毕竟这种业务模式不是长久之计,而企业终究还是要盈利的。

五彩连珠经典手机版下载

少年封神榜OL

零之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