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塔山阻击战无险可守的塔山被守住了

发布时间:2021-01-07 10:49:10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塔山阻击战:无险可守的塔山被守住了

1948年9月,辽沈战役开始。我东北野战军以突袭的方式攻克义县、锦西、兴城、绥中、山海关5城,切断贯通辽西走廊的北宁(北平~沈阳)铁路,兵临锦州城下。

锦州素有“东北门户”之称。蒋介石十分清楚,失去锦州,整个东北的国民党军队就有被全歼的危险。10月6日,他乘“重庆号”巡洋舰登上葫芦岛,在茨山第54军军部召开国民党驻锦西、葫芦岛部队团以上将校军官会议。蒋介石说:“此次东北共军攻打锦州,最多有7个纵队(实际11个纵队),等于我们7个师的兵力。我们沈阳出5个军12个师组成‘西进兵团’;从华北调来2个军、烟台来1个、葫芦岛的第54军,共4个军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9个军东西对打,夹击东北共军主力于锦州城下,决一死战。”

随后,蒋介石命令第54军军长阙汉骞率部队正面向塔山进攻;命令海军第3舰队炮击塔山,协同第54军行动。他还把刚晋升为中将的总统特派华北监督总长、独立第95师师长罗奇叫来,说:“此役由你亲自督战,攻不下塔山,军法从事!”

蒋介石下令进攻的塔山是一个只有200户人家的村庄,名叫塔山堡。它南距现在的葫芦岛市不足10公里,北距锦州不到30公里,东临大海,西靠虹螺山,山海之间仅有一条宽约10公里狭窄起伏的通道,北宁铁路和锦榆(山海关)公路纵贯其间,是敌“东进兵团”通向锦州的唯一通道。如敌人突破塔山,一个急行军就能到达锦州外围,对我实施反包围,届时,沈阳的敌军或已出援,或已逼近锦州,我攻城部队必受两面夹击,内外攻击,战局的主动权就会易为敌手。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说:“守住塔山,胜利就抓住一半。”战后,有国民党人士则说:“党国之败,始于塔山。”

林彪也看到了塔山在整个锦州之战中的分量并且比蒋介石快了一步。10月4日,他在前往锦州前线的专列上,就以林、罗(东北野战军政治委员罗荣桓)、刘(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名义致电在兴城附近的第4纵队:“锦西之敌可能抽出6个师左右向北增援,我军则以8个师兵力对付此敌,兵力较为优势。但敌距甚短,故我军绝不能采取运动防御方法,而必须采取在塔山、高桥及其以西、以北布置顽强勇敢的工事防御。”第二天,林、罗、刘再次致电4纵:“你们必须利用东至海边西至虹螺山下一线约20余里的地面,作英勇顽强的工事防御,利用工事大量杀伤敌人,使敌人在我阵地前横尸遍野……而使我军创造震动全国的光荣的防御战。”

第4纵队随即进驻塔山。战士们在雨中赤臂袒胸,挥舞锹镐抢修工事,个个浑身黄泥,汗流浃背。负责指挥塔山阻击战的第2兵团司令程子华也率第4纵队干部冒雨来到塔山堡、高桥镇、白台山等处查看地形、布置火力。10月7日,林彪把第4纵队政委莫文骅召到距锦州仅30公里的东北野战军临时指挥所/牛屯,说:“要消灭东北蒋军,必须先从辽西开刀,封闭入关的通路,使敌人逃不出东北。要夺取辽西必须拿下锦州,而要拿下锦州又必须把近在咫尺的锦(西)、葫(芦岛)援敌堵住。因此,能否把敌阻于塔山以南,就成了锦州能否攻克的关键。攻锦州成败在塔山,这个千斤重担就交给你们了……”

送走莫文骅,林彪仍放心不下。再以林、罗、刘的名义连发三令:命令刚刚长途跋涉赶到前线的第一纵队楔入第4纵队背后锦州与塔山之间的高桥镇,作为战役的总预备队,随时准备增援塔山;命令第4纵队派一名副司令员到塔山前线帮助第12师指挥作战。林彪还亲自点了胡奇才的名。命令他每天向总指挥部发4次电报,报告敌情、我情、人员伤亡和弹药消耗情况;命令司令部作战处处长苏静带一部电台到第4纵队,不参与指挥,而随时向总指挥部报告情况。

林彪发往塔山的电报

面对锦州和塔山两个方面的战事,林彪在渡步思考。不管外面的枪炮声如何激烈,步子总是不紧不慢,不慌不忙。

林彪渡步思考的结果,化成了一张张雪片似的电报飞向塔山前线:

电报一:

“锦西以北大、小东山,锦西以南松山街皆为敌阵地,两锦仅距30公里,我军绝对不能采取运动防御的方法,必须采取在塔山、高桥及其西北部署,进行英勇顽强的防御战。必须以死打硬拼,死守不退,反抗敌之飞机大炮和步兵的猛烈冲击,利用工事沉着地准确地大量杀伤敌人。”

电报二:

“攻取锦州没问题,要害在于你们四纵队能不能守住塔山,望创造模范的英雄顽强的防御战例。”

电报三:

“令四纵副司令胡奇才到塔山一线协助十二师指挥作战,并天天向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发四次电报报告当日敌情,我情,人员伤亡和弹药消耗情况。要用最好的连队守住阵地。”

电报四:

“胡、江、潘并十二师全体指战员:你师在友军的配合下,五天来英勇作战,顽强抗击、打退了敌九十五师、八师、一九八师、一五一师、暂六十二师,在海空掩护下连续猛烈进攻,大量杀伤了敌人,并全部歼灭了打鱼山之敌,保障了我攻锦部队进行充分预备,因而取的了对锦州的顺利突破。你们这种英勇顽强的防御战,是模范的,值得赞扬的,盼你们继续努力,顽强阻击敌人,保证锦州战争的全部胜利和下一次战争造成有利条件。”

胡奇才: “塔山阻击战的胜利,与林彪对塔山这个点的高度重视和正确指挥分不开。”

将军举了两个例子。

一是10月10日拂晓,位于西海口的我方阵地打鱼岛失守。天刚亮,林彪就打电话来问是什么回事,并明确指示一定要把打鱼岛夺回来。打鱼岛阵地丢失,使4纵防守的西海口和塔山村阵地侧后直接受到威胁。假如敌从西海口登陆,就可以不经塔山村,而绕过高桥,直抵锦州外围。

第二件事是由于我哈尔滨到锦州的供给线被沈阳之敌在彰武四周切断,炮弹一时无法运来。前指天天半夜在总结一天战斗情况时总感到弹药奇缺。胡奇才将军及时向林彪报告了这一情况,林彪即电示后勤部门,从友邻部队及时调拨一批炮弹以解燃眉之急。胡奇才将军回忆说:“天天清晨四点之前,我们就将炮弹分发到战士手中,战士们兴奋地说,这下可好了,足够敌人吃几天啦!塔山阻击仗能够坚持下来,源源不断的炮弹供给是一个重要条件。”

有一个小插曲,胡奇才将军至今仍记忆犹新。

当林彪听说前沿阵地死尸累累,臭气薰天时,专门打电话对胡奇才将军说:“我想了很长时间,想出一个办法,你们是不是弄一些香水洒在阵地上。”因胡奇才将军不懂什么叫香水,没有回应,林彪接着补充说:“就是女人头上用的那种水,很香很香!”

“总之,在塔山阻击仗中,林彪对我们的指挥是很正确、很实际、很具体的。这是事实,也是历史。”胡奇才将军虽然为这样的结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历史是不容许随便涂改的!”

战斗一开始,打渔山岛就被敌占领。该岛位于塔山防线东端,面积约1平方公里,涨潮时成孤岛,落潮时可以徒步上岛。失去打渔山岛,塔山阵地侧冀的安全就受到威胁,敌军如从海上登陆西海口,可以越过塔山,经高桥直抵锦州。林彪得知打渔山岛失守大为震惊,亲自给第4纵队司令员吴克华打电话:“打渔山岛不能丢,你要给我夺回来。”直至下午4时许,我第10师第29团第1营把岛上一个营的敌人打死或撵进海里淹死,才夺回打渔山岛。

部队里打了多少年仗的人也没打过像塔山那样苦、那样惨的仗。许多战士被震得耳鼻流血、打到腰折骨断、双目失明、耳聋口哑、浑身是伤还下不了阵地。

13日,国民党精锐的独立第95师投入战斗,成为开战以来最惨烈的一天,也是打掉敌人锐气的一天。敌军原以为倾全力,有海、空支援可一举突破塔山,没想到伤亡惨重。当日,敌伤亡1245人;我伤亡1048人,几乎是一对一,战斗之激烈实为罕见。

10月14日凌晨,我10万攻城大军已全部进入锦州城外的交通沟内,静静地等待着10时的总攻命令,而塔山方向响起的枪炮声愈来愈密集。当日,接替阙汉骞指挥权的国民党第17兵团司令侯镜如指挥4个师的兵力扑向塔山。仅上午,塔山阵地就9次易手,敌独立第95师最后被打得溃不成军。15日,一部敌军企图以偷袭的手段,夺路北进,被我全歼,锐气全无的敌军在我铜墙铁壁面前只是最后挣扎。晚18时,锦州解放的消息传来,敌军偃旗息鼓,退回锦西、葫芦岛。

塔山阻击战,我军以伤亡3570人的代价,毙敌7000多人,顽强阻击了在海、空军配合下敌军11个师6昼夜的进攻,使敌“东进兵团”始终没能越过塔山一步,创造了我军一段光荣的历史。

战后,第4纵队授予第12师仅存21人的第34团“塔山英雄团”称号;授予仅存100余人的第35团“白台山英雄团”称号。仅第12师就有2026人立功获奖,其中,程远茂、迟久慕等20位战斗英雄荣获“毛泽东奖章”。

塔山,无塔也无山。

4纵,就是塔,就是山

安徽骨科医院

石家庄妇科医院

青海肾病医院